历史趣闻网

追寻成都战役“红色记忆” 赓续前行力量

成都日报 2021-04-16 07:25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中国革命历史是最好的营养剂”。

4月12日至13日,成都党史学习教育市级领导班子中心组学习暨市级领导干部专题读书班,以现场教学、专题辅导、集中研讨的方式,从红色历史记忆中重温党的光辉历程、回顾党的峥嵘岁月。全体学员于12日来到蒲江县西来镇铜鼓村,向成都战役纪念碑敬献花篮,随后来到成都战役纪念馆,重温中国共产党在成都的历史,聆听党领导成都干部群众拼搏奋斗的“微党史课”,重温入党誓词。

今年以来,成都各级机关部门、企事业单位、院校团体、社会组织的干部群众纷纷前往成都战役纪念馆参观学习,洗礼精气神,更加坚定地走好当下的奋进之路。

成都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解放祖国大陆作战中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战役。第二野战军在第一、第四野战军各部的配合下,在刘伯承、邓小平、贺龙的领导和指挥下,一举粉碎国民党军川东防线,粉碎了蒋介石妄图“建都重庆、割据西南、等待国际事变、伺机再起”的美梦。战役胜利后,解放军对成都进行和平接管,加速了四川解放的进程。

走进成都战役纪念馆,陈旧的橱柜中,陈列着1949年12月时解放军使用的弹夹、望远镜;挺拔的墙壁上,有着一个个字迹模糊却又熠熠生辉的名字。成都第二干休所老干部党支部书记、时为中国人民解放军16军48师师部电台报务员的荆浩,就是其中一位。

荆浩,1930年3月出生,1946年4月入伍,1947年1月入党,参加过淮海、渡江和成都战役等。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1983年1月离休。

作为成都战役几大战斗之一,高河坎战斗是一次遭遇战、截击战、攻坚战,是我16军48师143团进军大西南的最后一仗,也是荆浩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仗。正是这场战斗,时任团通信参谋的顾义英勇牺牲,而荆浩就是见证人之一。 他在2020年《学习革命历史传承红色基因——九旬老领导荆浩讲述“成都战役”的故事》一文中,回忆过顾义牺牲的经过。

“顾义是我们48师143团的通信参谋,该团在我大部队到蒲江县围歼敌军时,行军途中与敌人突围出来的先头团打上了遭遇战。敌人这个团是胡宗南的第一军167师500团,号称是胡宗南部队‘主力中的主力’,在陕北曾侵犯过我延安,武器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战斗力很强,与我遭遇时抢先占领了蒲江复兴场一个叫高河坎的小村庄,控制了制高点,居高临下,易守难攻。

“我前卫营猛冲猛打堵住了敌人的去路,但也伤亡数十人,数次攻而不下。团首长为不让敌人缩回去,并减少我方伤亡,决定暂停进攻,调整部署,重新组织火力,务必将该敌全歼。那时我军的团、营间没有无线电通信,团长就命令通信参谋顾义到前卫营传达首长新的战斗部署。

“顾义二话没说,带一个通信员拎起手枪就冲过敌人几道火力封锁线,当冲到最后一道封锁线时,不幸腹部中弹,肠子都打出来了。为了尽快将首长命令传达下去,他拒绝通信员给他包扎伤口,一手拎着手抢,一手捂着肚子拼命冲过敌人最后一道封锁线,将团首长调整战斗部署的命令传达到前卫营,并协助前卫营重新组织火力将敌人紧紧包围在小村庄内,迫使敌人进又进不得,退也退不得。傍晚全团在团首长统一号令下发起总攻,将该敌800多人彻底歼灭。我方也伤亡60多人。

“顾义参谋因流血过多而壮烈牺牲,年仅26岁。”

时至今日,荆浩依旧感慨不已,他在2019年4月5日接受《国防时报》采访时说,我们应该记住成都解放是解放军将士浴血奋战、流血牺牲的结果,是1000多名烈士用青春和生命换来的。成都战役留下无数可歌可泣的战斗故事,也给后人留下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

党的历史是最生动、最有说服力的教科书,承载了矢志不渝的初心使命,揭示了守正不移的道路自信,蕴含了驰而不息的革新精神,昭示了民族复兴的光明前景。党史学习教育开展以来,成都全市各级各部门迅速行动、精心实施,推动党史学习教育融入日常工作、深入党员干部心间,广大党员干部普遍感到提升了政治站位、深化了精神境界,政治上、思想上、精神上、作风上受到了深刻洗礼。

在即将迎来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之际,在“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全市干部群众正以铭记党史的深情珍视、开创未来的责任情怀,从百年党史中汲取宝贵经验、坚定信心信念、赓续前行力量,以昂扬姿态书写建设现代化新天府、迈步世界城市新征程的崭新篇章,让红色基因、革命薪火代代传承。

本报记者 刘依林 整理报道

原标题:追寻成都战役“红色记忆” 赓续前行力量

编辑:韩钰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