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副院长李少平:构建员额“有进有出”常态化运行机制-干部论事-时政频道-中工网

历史趣闻网

2020-02-20

最高法副院长李少平:构建员额“有进有出”常态化运行机制-干部论事-时政频道-中工网

瓦窑堡会议制定了关系中国前途的两大决策,即统一战线问题和党的建设问题,对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迅速形成,对于党和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对于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都有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

最高法副院长李少平:构建员额“有进有出”常态化运行机制-干部论事-时政频道-中工网

  3月7日,全国政协委员、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少平在政协小组讨论会上。新京报记者陶冉摄  去年以来,于欢案等一系列热点案件吸引了社会关注的目光。近日,全国政协委员、最高法副院长李少平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说,如果把公正的判决比作一份合格的司法产品,那么裁判文书的说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这份产品的质量和性价比。

为此,最高法将制定相关文件,引导法官“愿说理”“敢说理”“说好理”,以此打造更多的全民法治公开课。  已着手制定文件明确法官员额退出程序  新京报:我们注意到,一些地方在进行法官员额制改革后,有法官退出了员额。这是什么原因?最高法在这方面是否会有相应的举措?  李少平:十八大以来,最高法出台了很多文件,推动司法责任制改革落地生效,目的就是“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截至2017年底,全国法院从原来的21万名法官中遴选产生122706名员额法官,占中央政法专项编制33%左右。  各地员额制改革后,一些法官因为工作交流、岗位调动、辞职退休等原因退出了法官员额,所以一些地方在预留员额比例范围内启动了第二批员额法官遴选,上海去年率先从法官助理中遴选法官,157名法官助理被遴选为员额法官并到基层法院任职,为基层法院补充了审判力量。  目前,最高法院已经着手制定有关文件,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明确员额退出情形和程序,对于司法能力不适应、办案绩效考核不达标的员额法官,要求及时退出员额,推动构建员额“有进有出”的常态化运行机制。  新京报:司法责任制改革后,过去要院庭长签发的文书,现在基本都由独任法官、合议庭直接签发。但是有地方法院领导认为,放权之后对案件不好管了,老百姓也担心对法官的监督弱化了、办案的质量难以保证。你认为这种担心有必要吗?  李少平:你说的这种声音我也听到一些,认为司法责任制改革后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法官的权力大了,对法官的监督弱化了,甚至以目前法官素质参差不齐和保障审判质量为由,又提出院庭长要审批把关。  其实,司法责任制改革从来没有要求放权后弱化监督,相反对法官的监督只能加强,不能削弱,但坚决不能以监督为由重搞审批制,走回头路。对一个案件的监督,首先有诉讼制度程序来保障,比如我们国家有二审制度、再审制度等;其次有来自当事人、律师及诉讼代理人最直接有效的监督,还有来自人大、政协、监察机关、检察机关、新闻舆论乃至社会各界的监督;同时法院内部还有严格的监督管理制度,院庭长负有监督管理案件公正高效审理的法律职责,我们还要大力推进司法公开和信息化建设,实现司法活动公开透明、全程留痕。  不能认为司法责任制改革后,对法官、对案件的监督就弱化了。我们要改变过去人盯人、人盯案的传统监督模式,创新完善信息化全流程的审判监督管理机制,进一步加大司法公开力度,确保司法权始终在阳光下运行。